AD
首页 > 财经资讯 > 正文

元气森林难撕“网红”标签

[2020-11-21 18:04:41] 来源: 编辑: 点击量:
评论 点击收藏
导读:元气森林还能“元气”多久?

  文/图霖

  来源/螳螂财经(ID:TanglangFin)

  在刚刚结束的双十一里,成立仅四年的元气森林显得一点也不“低调”。

  不仅一举拿下天猫京东两大平台水饮类销量冠军,在天猫平台,元气森林的成交额更是37分钟突破1000w,42分钟就突破去年全天销售总额,较去年整体增长344%。

  今年以来,元气森林一直备受关注。近日,据企查查APP显示,由元气森林全资持股的老猛了饮料有限公司成立。同时,元气森林还新增了多条“你可真行”商标,国际分类包含食品、啤酒饮料等。

  显然,增长迅猛的元气森林似乎没有拘泥于眼前的成绩,开始为自己谋划新的发展路径了。

  不可否认,作为新消费品牌,元气森林的第一仗打得十分漂亮。但想在竞争激烈的软饮市场站稳脚跟,现在的元气森林可以说还太“年轻”了。

  急于挣脱“网红”标签的元气森林,究竟是会成为下一个农夫山泉,还是会被另一个更新的品牌替代呢?

  1

  新消费浪潮里走出的“气泡水”

  元气森林的成功,离不开两个“偶然”。

  第一个是赶上了新消费浪潮。数据显示,中国消费占GDP的比例已由10年前的35%提升至55%以上,而未来十年,消费占GDP的比例估计将达到70%左右。

  对于元气森林这样的新品牌而言,无疑是赶上了好时代。这也是为什么在年初疫情市场遇冷的情况下,国民消费热情依旧不减,不少品牌仍能维持姣好销量的重要原因。

  最近几年,以95后、00后为代表的Z世代人群得到了消费市场的关注。不同于以往的消费人群,顶着“个性”、“小众”标签的Z世代人群对健康生活的诉求有了极大提升,做健康茶饮、营养代餐的品牌迎来了新的“风口”。

  而这正是元气森林的第二个偶然,它依靠“无糖+气泡”的概念成功在竞争激烈的软饮市场找到了突破口。

  无糖的概念其实并不新鲜。前两年可口可乐和雪碧等大品牌都相继推出了无糖系列,尽管它们确实给部分追求健康的消费者带去了心理慰藉,但也难逃被诟病“口感差”的命运。

  至于气泡水,从口感上来说,其实和碳酸饮料相近,而做碳酸饮料的软饮品牌就更多了,要“出圈”更不容易。

  为了在保证口感的前提下迎合“健康低卡”的消费理念,元气森林0糖0脂0卡的无糖气泡水诞生了。消费者既能获得碳酸饮料带来的愉悦,又不用承担糖分带来的“长胖危机”,还有清新的白桃和卡曼橘等水果味加成。

  可以说,元气森林找到一条最适合自己的产品路径,并且成功俘获了大批消费者的芳心。在元气森林的天猫旗舰店,按综合指数来看,排名靠前的除了牛乳茶,几乎全是气泡水了。

  但这并不意味着元气森林的已经在气泡水市场站稳了脚跟,因为紧随其后的追赶者不在少数。

  一批是以可口可乐为代表的大品牌。早在2017年,可口可乐就以 2.2 亿美元从罐装公司 Arca Continental 手中买下了墨西哥气泡水品牌 Topo Chico。而在今年3月,可口可乐正式发布旗下新品牌AHA,其主打的正是低热量气泡水。

  还有一批是以喜茶为代表的奶茶品牌。此前喜茶就曾尝试过将汽水口味融合进茶里面,但口感欠佳。而最新上市的“喜小瓶”系列选择去茶凸显果香的同时,还降低了甜度,很快就得到了部分消费者的肯定。

  近日,在抖音、小红书等平台,已经能陆续看到“喜小瓶”的推广了。

  气泡水这一产品本就不存在什么技术壁垒,元气森林虽然较早得占领了市场,但面对诸多竞争者,其接下去能否维持住销量增长的局面,目前来看仍旧是未知的。

  2

  下一个农夫山泉?

  爆品发展面临威胁,对于元气森林来说,或许是时候思考新的问题了:未来是继续快速迭代造爆品,还是转向沉淀做品牌?

  从元气森林近期的动作来看,其似乎有做品牌之意。

  近日,元气森林首次升级了品牌Logo,将面市以来备受争议的“気”字变为汉字“气”,官方称新Logo将会陆续应用到所有产品线中。

  因为Logo中“気”字的存在,元气森林一度被贴上“伪日系”的标签,如今“気”字被更换,可见其不想再借日系的东风,想好好做本土品牌了。

  如果做品牌,就免不了要和大牌对标。而元气森林在部分决策上,似乎正在向农夫山泉靠拢。

  首先是营销打法。元气森林倡导的“0糖0卡0脂”与农夫山泉的“有点甜”都有点从概念上“钻空子”。前者使用的代糖赤藓糖醇长期食用其实并不健康,而后者的“有点甜”也很难从味觉上直接感知到。

  其次是生产基地。据农夫山泉官网显示,其目前已有137条自动化生产线投入使用,其中包括106条饮用水生产线及31条饮料生产线。

  而众所周知,元气森林此前一直是在“民族饮料第一品牌”健力宝旗下代工。就在今年7月份,元气森林第一个生产基地落户安徽滁州,基地拥有三条生产线,预计落成后年产量将达到4.5亿瓶。

  据元气森林相关负责人表示,其今年还有3个自建工厂落地,分别是滁州基地二期、广东生产基地以及天津新工厂。

  不难发现,继“伪日系”之后,“代工品牌”将成为元气森林下一个要撕掉的标签。

  最后是在品牌营销方面,二者不约而同将重心放在了“公益活动”上。

  农夫山泉自2001年起就启动了“一分钱工程”。2017年,农夫山泉和英国著名喜剧救济基金会的“红鼻子节”达成IP合作,为中国贫困山区的孩子们送上25万份免费午餐。

  年初疫情爆发后,农夫山泉更是积极参与志愿工作,与经销商一起向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、军警及主要医院的救济机构捐赠及派送包装饮用水产品。

  元气森林方面,6月中旬,北京新冠疫情再度爆发,元气森林为北京安定医院组建的外派队伍捐赠了数箱饮料。

  11月14日,由元气森林主办的“元气森林守护美丽乡村摄影展”在湖南长沙谢子龙影像艺术馆开幕。据悉,今年以来,元气森林对湖南、新疆等10个美丽乡村进行针对性的守护和捐赠。

  当然,仅凭这些相似之处,就得出“元气森林有希望成为下一个农夫山泉”的结论多少有些勉强。和这家1996年就成立的饮料龙头企业相比,元气森林的劣势其实更明显。

  ①主产品无竞争优势:农夫山泉的矿泉水系列属于刚需,而元气森林旗下的几款主产品都不属于刚需,难以在和前者的竞争中取得优势;

  ②生产依赖大牌代工:虽然也在布局自建基地,但短时间内赶超农夫山泉几乎是不可能的;

  ③产品尚未形成矩阵:现有的爆品“牛乳茶”、“气泡水”无明显技术壁垒,很容易被成熟品牌复刻甚至超越;

  ④销售渠道无大优势:从便利店走出来的元气森林,尽管已经开始进军线上,但和深耕渠道多年的农夫山泉相比,显然没有太大优势;

  ⑤品牌声量弱且负面:“伪日系”、“伪健康”、“代工品牌”……品牌声量本就不大的元气森林身上,负面标签并不少,要想全部撕完估计没那么快。

  显然,与农夫山泉比,二者并不是一个量级,元气森林任重道远。

  3

  “网红”标签难撕,爆品和品牌都得抓

  进一步来看,元气森林想放弃“网红”身份去专攻品牌似乎也没那么容易。毕竟从产品销量来看,现阶段还是得依靠气泡水、牛乳茶这些“爆品们”赚钱。

  品牌的成长是需要爆品的。例如农夫山泉旗下除了矿泉水,还有东方树叶、茶π、维他命水等一众爆款软饮。

  而我们熟知的大牌饮料几乎也都没有忽视过“爆品”的打造。像是可口可乐旗下曾风靡一时的“酷儿”、娃哈哈旗下一度卖到断货的营养快线、啤儿茶爽等。

  但仅凭爆品却很难成就品牌。曾在中国乳酸菌行业占据“龙头”地位的太子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

  太子奶于1997年正式面市,彼时的中国乳酸菌市场还不似今日这般饱和,凭借着酸酸甜甜的口感,太子奶乳酸菌成功得到了不少消费者的喜欢。2001年,太子奶营收5000万,2007年就达到了20亿元,足足翻了40倍。

  然而这个曾经如此成功的品牌如今却几乎销声匿迹了。2010年4月,太子奶集团宣布破产。尽管最近几年,一直有消息称新华联(000620,股吧)和三元集团将共同参与太子奶集团的“重整”,但显然这于太子奶而言已经回天乏术了。

  太子奶走向没落的原因很多:签“高风险”的对赌协议、疯狂扩张生产基地……但其中有一个原因一定不可忽视——产品线单一。

  发展到巅峰时期的太子奶集团,没有在“太子奶”之后继续更迭产品,而是投入大额资金建造生产基地,同时不断向食品、童装、传媒、房地产等其他领域扩张。

  靠着仅有的“爆品”就想让品牌站稳脚跟,太子奶的如意算盘显然打错了。可以说,其走向没落是必然的。

  “爆品”和“品牌”之间属于相辅相成的关系,企业的重心不论向哪一处过度倾斜,都有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。

  因此,对于元气森林而言,与其说是要在“造爆品”和“做品牌”中选定一条路,不如说是要在这二者之间找到平衡。

  4

  结语

  乘着新消费的东风,我们见证了完美日记、元气森林、三顿半等一众国产品牌的崛起,但就品牌成长路径而言,它们还只是走好了“0到1”的第一阶段,接下去的阶段才是检验品牌能否长红的关键。

  挣扎在“爆品”与“品牌”之间的元气森林究竟能否交出一份亮眼的答卷,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。

  *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

 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,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:tanglangcaijing01

  此内容为【螳螂财经】原创,

  仅代表个人观点,未经授权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,包括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且未核实版权归属,不作为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,请作者与我们联系。

 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螳螂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最新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为您推荐